招商中心
适用于联众药械圈小程序,可发布和管理招商产品,查看代理申请等。
药直聘
适用于药直聘小程序,可发布和管理招聘职位,查看简历申请等。

联众药械圈 - 会员中心

切换账号密码登陆

联众药械圈 - 会员中心

切换手机验证码登陆

联众药直聘 - 会员中心

切换账号密码登陆

联众药直聘 - 会员中心

切换手机验证码登陆
突发!大批中药注射剂暂停挂网

时间:2022-06-17 16:58 │ 来源:赛柏蓝 │ 阅读:1032

01市场洗牌,大批中成药将撤网

(6月15日),湖北省医保局发布《关于公示首批中成药省际联盟集中带量采购非中选品种挂网价和医保支付标准等相关信息的通知》(下称《通知》)。

图片



《通知》公布了规定时限内未按要求进行信息申报和价格调整的拟暂停挂网品种;未提交申报材料和符合申报条件未纳入中选企业供应清单的拟暂停挂网品种。


我们梳理发现,本次累计227个中成药将被暂停挂网。涉及广州雷允上、哈药集团、神威药业、华润三九等知名药企(详情见文末)。


湖北省牵头的中成药省际联盟涉及湖北、河北、山西、内蒙古、辽宁、福建、江西、河南、湖南、海南、重庆、四川、贵州、西藏、陕西、甘肃、宁夏、新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等共十九省,因此预计类似的调整除了湖北也将在其余省份进行。


除了因集采影响撤网,今年以来,多地发布药品撤网通知,其中涉及不少中成药产品。


例如4月1日,山西省药械集中竞价采购网发布了一则《关于公示部分企业撤销平台挂网采购资格的通知》,42家药品生产企业、77个药品品规申请撤网,超过一半以上的为中成药。


1月6日,山西省药械集中招标采购中心发布《关于公示部分企业申请撤销平台挂网采购资格的通知》,大补阴丸、银杏叶片、勒马回注射液等44个药品申请撤网。


按规定,撤网后这些产品将在未来两年内不能在山西省再次挂网。对于相关企业来说,暂停挂网某种程度上就是放弃院内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暂停挂网的药品中有不少都是注射液产品。例如湖北本次宣布暂停挂网的227个药品中有49个药为注射剂类品种——例如血塞通注射液、参麦注射液、舒血宁注射液等。对于注射剂来说,由于大量终端都在医院,放弃院内市场后也很难在院外发展。


就部分品规的撤网,或是因为根据相关政策,非中选品种的医保支付标准按照中选品种平均降幅42%,较大,对企业来说较难接受。


注射剂外,本次还有大批颗粒剂、片剂、胶囊剂产品被暂停挂网,而相关企业的市场占有率也较小。可以预见,在带量采购之下,大批市场份额低、实力较弱的企业将退出市场,中成药市场集中度将会进一步提升。


02 集采承压,药企深挖院外市场


我们梳理发现,血塞通注射液这一品类被暂停挂网的企业有昆药集团、雷允上等知名企业;参麦注射液这一品类被暂停挂网的有神威药业、华润三九;舒血宁注射液这一品类被暂停挂网的企业有神威药业、黑龙江珍宝岛药业等。


其中,昆药集团在血塞通注射液市场占有率较高。PDB数据库数据显示,2020年昆药集团注射用血塞通市场在样本医院的用药金额占比15.79%,仅次于广西梧州制药。


湖北19省中成药集采中,昆药集团注射用血塞通(冻干)每支200mg和每支100mg;血塞通滴丸(含三七总皂苷5mg)中标,而依据本次公告,其该品种注射液、颗粒剂、片剂、软胶囊等剂型将被暂停挂网。


这样的结果或许和昆药集团的发展战略有关。昆药集团年报指出,针对血塞通产品的推广,其选择的策略利用昆药血塞通口服产品多剂型、多品规的优势,进行全终端、多模式的营销体系。


一方面,昆药血塞通冻干、滴丸在湖北牵头19省中成药省际联盟集中带量采购中中标,为血塞通滴丸在院内市场销售打开新的增量空间;另一方面,建立面向全域零售企业的营销团队,深耕零售渠道,加大与头部品牌连锁药店的战略合作,推动以血塞通软胶囊为核心的血塞通口服产品在零售端的快速增长。


从结果来看,2021年昆药血塞通系列口服产品实现销售9.47亿元,同比增长18.80%;昆药血塞通软胶囊单品实现销售5.92亿元,同比增长28.28%。


除集采产品外,另有不少企业主动申请旗下品牌产品的撤网。


4月1日,山西省公布的撤网名单就涉及北京同仁堂的知柏地黄丸(360粒/瓶)、六味地黄丸(360粒/瓶)和愈风宁心片(100片/瓶)。


值得注意的是,同仁堂 2021年年报显示,六味地黄丸位列同仁堂营收前五。


同仁堂在年报中表示,目前药品主要依靠传统经销商渠道销售,因此各地药品招标采购方式对其产品销售影响不大,挂网招采销售的份额较小。


有业内人士认为,基于同仁堂产品销售渠道的分布特点,主动撤网避免产品因集采价格受影响或将更加有利于类似品牌中成药的发展。


03 不同格局不同策略


依据湖北等19省中成药集中带量采购文件,各品种首年约定采购量由参加本次集中带量采购的联盟地区医药机构实际上报年度预采购量的80%累计确定。


根据相关规定,非中选品种以全国省级采购平台的最低中标/挂网价格(不含广东省采购平台挂网价格,及各省药品集中带量采购中选价格)为上限,生产企业自主申报挂网价格,鼓励企业主动降价。无省级平台中标/挂网价格的非中选品种,以同药品名称(不区分剂型)下中选药品最低日均治疗费用折算的价格作为其挂网价格。


对于非中选企业来说,想要持续发展院内市场需要进行相应的降价,而可供开拓的市场也仅有剩余的20%的空间。


在市场份额明显减少的情况下,相关产品的医保报销标准也在调整。


依据规定,对于医保目录范围内的中选品种,以中选价格作为医保支付标准,非中选品种医保支付标准以全国省级采购平台的最低中标/挂网价格为基础,按照本次中成药联盟集采中选品种平均降幅42%进行下调。


医保支付标准是医保基金付费基准,在支付标准以内的部分由参保人和医保基金按比例分担,支付标准以外的部分由参保人自付。


对于中选品种来说,这一规定是利好的,以中选价格作为医保支付标准能最大限度减少患者负担,而对于未中选产品来说,医保支付价格的进一步下调将增加其产品市场销售中遇到的阻力,为了保障产品的销售,在医保支付标准调整的压力下,可能还不得不选择主动降价。


这一压力下,对于企业来说,院内市场份额大的产品,企业进集采、挂网的意愿会更强烈;而对于院内市场本来就小、又没怎么做的产品,就没必要降幅那么大去申报。


知名战略营销专家史立臣告诉我们,化药集采和中成药集采不是一个逻辑,市场竞争结构存在非常大的差异。化药以院内市场为主,而中成药恰恰相反。


一方面,近几年来,全国范围内都在实施医保控费,多地推行DRGs、DIP,其中的一项要求就是药品要具备临床路径,但很多中成药没有临床研发数据,也没有循证医学的相关数据;另一方面,大部分公立医院的医生以西医为主,本身不会开中成药。因此虽然这几年来国家大力推动中药发展,但在实际临床中,中成药院内市场体量较小。


史立臣表示,站在药企的角度,虽然药品挂网可以进公立医院,但院内总体的销量可能只有产品整个市场的四分之一不到,院内市场降价了,院外市场也跟着受影响。企业为了保住院外市场的大头,放弃院内市场的情况非常普遍,受到的影响也不会太大。




附: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