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中心
适用于联众药械圈小程序,可发布和管理招商产品,查看代理申请等。
药直聘
适用于药直聘小程序,可发布和管理招聘职位,查看简历申请等。

联众药械圈 - 会员中心

切换账号密码登陆

联众药械圈 - 会员中心

切换手机验证码登陆

联众药直聘 - 会员中心

切换账号密码登陆

联众药直聘 - 会员中心

切换手机验证码登陆
全国首次!非医保药品,大规模进集采

时间:2022-07-08 17:06 │ 来源:赛柏蓝 │ 阅读:1545

01 18个大品种开始带量采购


7月6日,“八省二区”省际联盟采购办公室和辽宁省医保局发布《关于开展“八省二区”第四批省际联盟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工作的公告》。


图片



本次是“八省二区”进行的第四批带量采购,涉及18个大品种,包括香菇多糖注射剂、复方维生素(3)注射剂、头孢哌酮钠他唑巴坦钠注射剂、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注射剂、复方α-酮酸口服常释剂型等(具体品种见文末“附件”)。

作为今年首个省际联盟带量采购,本次集采纳入的品种涉及多个重点监控和非医保产品。


回看“八省二区”省际联盟整个采购进程,第一批由四川省牵头,参与省份有辽宁、吉林、黑龙江、四川、海南、山西、西藏自治区和内蒙古自治区,采购品种17个;


第二批由黑龙江牵头,在第一批参与带量采购的省份上增加了青海和贵州,形成“八省二区”,对21个品种进入集采;

第三批集采由内蒙古牵头,针对烟酰胺注射剂、肌氨肽苷注射剂等在内的17个大品种26个品规进行采购。

从品种来看,注射剂已经成为联盟集采的主力军,此外其采购规则也逐渐成熟。


与前三批“八省二区”省际联盟集采不同的是,本次“八省二区”联盟范围继续扩大,新增宁夏自治区、新疆自治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由辽宁省、山西省、内蒙古自治区、吉林省、黑龙江省、海南省、四川省、贵州省、西藏自治区、青海省、宁夏自治区、新疆自治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等13省(区)医保局代表各省(区)医疗机构开展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工作。


02 自费药进集采仍有不少降价空间


从本次省际联盟集采的18个大品种看,非医保药品占大多数,涉及香菇多糖注射剂、复方维生素(3)注射剂、盐酸头孢甲肟注射剂等;同时,重点监控品种也有多个,包括单唾液酸四己糖神经节苷脂钠注射剂、前列地尔注射剂等。


自费药进集采并不少见,各地对于自费药的管理也不尽相同。不过在省际联盟集采中,大规模纳入自费药是首次。

例如,上海市对自费药明确要求降价。此前,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公示2021年年度自费药品议价价格核查情况。根据核实,12家药企填报的自费药品价格信息和国家药管平台不一致,高于五省市最低价。


上海市对这些挂网价格填报偏高的企业处罚手段非常严厉,企业可以在公示期内进行申诉,但5天公示期后,假如申诉失败,这些药品就会被暂停挂网资格。


在第二批国家集采中,他达拉非片,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安立生坦等几个品种在当时都属非医保品种。

有业内人士分析,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生产厂家足够多,品种大,涉及国计民生,国家医保局主要是想通过集采促进药价回归正常。


原陕西省山阳县卫健局副局长徐毓才对我们表示,非医保药品集采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医保局在多方面实施医保控费,尤其是药品集采;二是非医保药品集采同样可以实现药品降价,减轻患者用药负担。


“从7月6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2020年度全国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国家监测分析情况》可以看出,辅助用药(依据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计算)收入占比为1.72%,较2019年下降2.7个百分点。医疗机构关于重点监控品种用量的占比逐渐降低,临床使用量腰斩,现在继续集采,是为了进一步挤压带金销售的空间。”他进一步指出。


03 集采无禁区自费药有望纳入更多


目前来看,各省集采已经涉及化药、生物药、中成药。1月14日,国家医保局局长胡静林在全国医疗保障工作会上强调,2022年将不断减轻群众医药费用负担,常态化制度化开展药品集采,推动地方积极开展药耗集采,实现在化学药、生物药、中成药全方位推进集采的格局。集采无禁区。


今年的全国医疗保障工作会议更是提出,2022年,力争国家和省级集采药品总数累计达到350个以上,到2025年,国家和省级实施的集中带量采购,药品采购品种达500个以上。

徐毓才表示,前六批国家集采纳入234个药品,第七批马上开标,涉及61个品种,但这些离“500个”大品种的目标仍然有差距,一般集采囊括的都是用量大、采购金额高的大品种,所以后期不管是国家还是地方都可能将越来越多的自费药品纳入集采。


“不过,对于自费药进集采也存在很多问题。例如,非医保药品,进集采后,没有医保支付做约束,后续进院如何展开,销量如何保障。如果只是降价,没有实现'以价换量',又如何保证企业参与的积极性。毕竟集采后,在该品种的市场运作方面,费用会减少,再次挤压药品在市场上的博弈能力。”上述人士进一步补充。


之所以业内针对自费药品进集采一直讨论不断,除非医保药品,医保部门是否需要代表点菜方开展集采,以降低药费支出的声音外。也有分析指出,不同于医保药品的用药场景在院内,一些自费药品的使用场景在院外,而目前院外药品终端仍不是参与药品集采的主体,这就导致以医疗机构为主的药品集采报量有限,最终的降价力度也可想而知——集采效果,也是自费药品、耗材是否适合集采的讨论焦点。毕竟带量采购的核心是以量换价、量价挂钩、招采合一。


进入集采的药品正在向自费药扩围。一面是集采的触角已经伸向了自费药品,一面是随着地方医保增补药品的清退收官,大量省级医保药品,彻底转为自费,加上自费药品同样面临的控费、控价等问题,这个看似政策依赖度弱的市场,企业压力依旧不小。


按照国家医保局的规定,省级医保部门应确保在2022年6月30日之前完成全部增补药品的消化工作。目前,全国大部分省份已经完成了最后一部分增补药品的消化,大批药品被调出。

通过以价换量的方式降低国家医保资金压力的带量采购,未来是否会纳入更多自费药,这一点我们尚不能保证,但从本次大规模省际联盟集采,已经看到大批自费药进集采的萌芽。


附:


图片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