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中心
适用于联众药械圈小程序,可发布和管理招商产品,查看代理申请等。
药直聘
适用于药直聘小程序,可发布和管理招聘职位,查看简历申请等。

联众药械圈 - 会员中心

切换账号密码登陆

联众药械圈 - 会员中心

切换手机验证码登陆

联众药直聘 - 会员中心

切换账号密码登陆

联众药直聘 - 会员中心

切换手机验证码登陆
通知下发后,大批西医可以开中成药了

时间:2022-07-09 16:24 │ 来源:环球医药网 │ 阅读:1894

福建下发《通知》,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有关会议精神,遵循“法不溯及既往”原则,明确了文件下发前不对西医做中医药培训学时的硬性要求,这意味着该省事实上放松了“西医不得开中成药处方”的规定。


近日,福建省卫健委发布《关于加强西医医师学习应用中医药技术方法规范管理的通知》,鼓励西医医师加强中医药知识和技能系统培训,并鼓励基层全科医生和乡村医生学习应用中医药适宜技术,加强西医医师提供中医药服务的规范管理。


其中,值得医药行业人士关注的是,西医的中成药处方权的问题。


2019年,国家卫健委发过一个文件(国卫办医函〔2019〕558号),对非中医类别医师取得中药处方权的学习培训时限有相关要求,被业界解读为“西医医生不得开中成药处方”。


此次,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有关会议精神,遵循“法不溯及既往”原则,福建对该文件做了明确解释:


该规定仅适用于该文件发布后注册执业的非中医类别医师,而对于文件发布前已经取得中医类别以外医师资格并注册执业的医师,其学习时限不作硬性要求。

这意味着该省事实上放松了“西医不得开中成药处方”的规定。


2019年国家卫健委那个文件出来后,引发了两个强烈反响,一是将20个西药纳入重点监控管理,虽然临床上没有禁用,但销售下滑厉害,据昨天国家卫健委公布的2020年二级公立医院考核情况,第一批20个重点监控药品在二级医院,收入占比为2.08%,较2019年下降3.55%。很多十亿级别的大品种基本上销售都断崖式下跌。


第二就是所谓的“西医不得开中成药处方”,这事沸沸扬扬吵了3年有余,一说是业界解读错误,一说是基本没执行,但从媒体报道的情况看,75%以上的中成药都是西医开出的,如果西医没有中成药处方权,将是对中成药销售不小的打击。


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发展中医药的优惠政策,包括临床试验、真实世界研究、注册方式、医保支付、医疗服务等,福建发的这一《通知》,应该也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出台的吧。


此外,《通知》明确西医医师有以下情形之一的,视同系统学习中医药知识和技能培训2年并考核合格:


  • 经过省级以上教育行政部门认可的中医、中西医结合专业学历教育(或取得学位证书);


  • 按照《福建省中医医术确有专长人员医术资格考核注册管理实施细则(试行)》规定,跟师学习满5年;


  • 参加省级以上中医药主管部门组织的2年以上中医师承带徒培训、西学中等项目且结业考核合格的。


从福建省此次发布的文件来看,对西医学习中成药相关知识的时限、如何界定中成药处方开具范围都做了明确的指引,这也解决了西医开中成药处方的问题。

鼓励西医医师加强中医药知识和技能系统培训

鼓励西医医师(含临床、口腔、公卫类别)立足自身岗位和临床需要,学习应用行业内安全、有效、成熟的中医药技术方法,促进中西医优势互补,提高临床疗效,发挥中医治未病作用。

鼓励有关单位按照《福建省开展西医医师系统学习中医药知识和技能培训考核方案》(闽卫中医函〔2022〕746号)规定,组织开展培训。
 
明确国卫办医函〔2019〕558号文实施范围和对象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厅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关于印发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的通知》(国卫办医函〔2019〕558号)对非中医类别医师取得中药处方权的学习培训要求作出了具体规定。

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有关会议精神,遵循“法不溯及既往”原则,现予明确:该规定仅适用于该文件发布后注册执业的非中医类别医师;文件发布前已经取得中医类别以外医师资格并注册执业的医师,其系统学习中医药专业知识的年限(学时数)不作硬性要求。

鼓励基层全科医生和乡村医生学习应用中医药适宜技术

鼓励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包括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执业的全科医生和乡村医生,经县级以上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组织的中医药适宜技术推广培训或包含中医药适宜技术内容的乡村医生规范培训,提供相应的中医药服务。
 
加强中医药技术授权及日常管理
医疗卫生机构应按照《中医药法》《医师法》《处方管理办法》《医疗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办法》等有关规定,根据西医医师的相关情况(包括岗位职责、接受培训考核、实际掌握的中医药专业技术能力和水平等),明确其在本机构执业中可以开展的中医药服务范围(包括开具中成药、中药饮片处方,应用的中医医疗技术等),并将相关材料(参见附件)纳入个人专业技术档案。同时,医疗机构应建立完善中医医疗技术质量控制和中药处方点评等制度,加强西医医师应用中医药技术方法的动态管理。

对乡村医生提供中医药服务的授权及日常管理由县(市、区)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或其指定的县、乡级医疗机构负责。


西医医师及乡村医生在执业活动中提供的中医药服务内容应与其执业范围和岗位工作相适应。


《通知》要求西医医师及乡村医生在执业活动中提供的中医药服务内容应与其执业范围和岗位工作相适应。

提供中药服务时,应当遵循中医药特点和规律,按照《中成药临床应用指导原则》《医院中药饮片管理规范》等,遵照中医临床基本的辨证施治原则开展诊疗服务。

应用中医医疗技术时,应遵循有关技术规范,加强相关性感染预防与控制。已获得授权提供中医药服务的西医医师和乡村医生,应根据继续医学教育的有关规定,持续加强相关中医药知识和技能的学习、培训,不断提升服务能力和水平。  


中医药知识学习培训或将成趋势

2019年7月1日,国家卫健委公布第一批重点监控合理用药目录的同时,规定非中医类别的医生如何才能取得中成药处方权。


“对于中药,中医类别医师应当按照《中成药临床应用指导原则》《医院中药饮片管理规范》等,遵照中医临床基本的辨证施治原则开具中药处方。


其他类别的医师,经过不少于1年系统学习中医药专业知识并考核合格后,遵照中医临床基本的辨证施治原则,可以开具中成药处方;取得省级以上教育行政部门认可的中医、中西医结合、民族医医学专业学历或学位的,或者参加省级中医药主管部门认可的2年以上西医学习中医培训班(总学时数不少于850学时)并取得相应证书的,或者按照《传统医学师承和确有专长人员医师资格考核考试办法》有关规定跟师学习中医满3年并取得《传统医学师承出师证书》的,既可以开具中成药处方,也可以开具中药饮片处方。”


紧接着,在2019版国家新版医保目录发布文件中,也明确指出,对《药品目录》中的药品,参照《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印发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和生物制品)的通知》(国卫办医函〔2019〕558号)的要求,应由具有相应资质的医师开具的中成药处方和中药饮片处方,医保基金方可按规定进行支付。同时,要求各地建立医保协议医师制度,加强对医师开具处方资格的审核管理。


这意味着,普通西医如果不经过培训,不再具备中成药处方权。


而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2018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国执业(助理)医师共360.7万人,中医类别执业(助理)医师仅57.5万人,占整个群体的15.9%,一旦限制非中医类别医生处方,中成药的销售将大受影响。


非中医类别医师还能开具中成药处方吗?如何学习,达到什么要求才能获得处方权?这是不少中药从业者的心头大石。


2019年7月2日,河北省卫健委率先下发通知明确给出解决方案。河北方案明确非中医类别执业医师经过不少于1年系统学习中医药专业知识,经辖区县级以上中医药主管部门或所在二级以上医疗机构考核合格后,可以在临床工作中提供中成药、医疗机构中药制剂、中医药适宜技术等3类中医药服务。


2019年10月,上海市卫健委发文表示,经过公开遴选,确定程亦勤等100位导师为第二轮“上海市中医专家社区师带徒项目”指导老师,并在此基础上建立本市“中医专家社区师带徒项目”导师库。这就意味着,在上海,只要社区医师学习满三年并验收合格,就可以开具中成药和中药饮片了。


2019年12月24日,山西省卫健委印发《山西省非中医类别医师中医药专业知识一年系统学习培训考核方案(试行)》并进行了解读。也就是说,非中医类别医师只需进行一年的培训学习并考核合格后,即可开具中成药处方。


由此可见,对非中医医师进行中医知识培训或将成为一种趋势。相信随着各地类似的培训计划出炉,笼罩在中医药市场上的“雾霾”或可消去,中药处方将走向正轨。毕竟,要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中药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政策收口的同时总是挑战与机会并存,基层医疗市场或成中药企业突破口

中成药“限方”政策一出,也是让众多中成药企业惴惴不安。然而,政策收口的同时总是挑战与机会并存。

据网传,2019年8月30日,在全国推进医疗机构合理用药管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张宗久局长对于西医师处方中成药的政策,做了最新解读:


鼓励西医学习中医药理论,遵循中医药特点规律和辩证施治的原则规范,合理使用中成药,而非禁止或限制西医开具中成药处方。政策的根本目的是提高中成药临床应用水平,促进中医药持续健康发展。


同时也指出,主要用于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执行的重点是三级公立医院;对于县级(二级)医院暂不做硬性要求,将在下一步县级(二级)医院绩效考核中逐步实施;对于基层医疗机构的25万全科医生和90万乡村医生,明确可以开具常见病、多发病的常用中成药处方,也可以延续使用中医师开具的中成药长期处方。


虽然这个解读虽然没有官宣,但的确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确确实实在省级层面打开了一扇窗户。此后,多个省份解除二级医院中成药“限方”障碍,不做硬性要求。


像上海市中医专家社区带师项目的开展,只要社区医师学习满三年并验收合格的话,就可以开具中成药和中药饮片了。


2019年9月4日,山东省卫健委发布的通知中,已经有“对县级(二级)医院西医师处方中成药暂不做硬性要求”的阐述。


此后,贵州、安徽的卫健委也都陆续跟进,未对西医开中药等做硬性规定。


2020年9月14日,江苏卫健委发布通知,基层执业医师和乡村医生,可以开具常见病多发病的常用中成药处方,而且包含长处方,也可以开具慢性病常用中成药长期处方。


可以预见,随着越来越多省份将作出类似决定,基层市场将成为中成药新战场。对于企业来说,基层医疗市场或成新的突破口,把握时机,提前布局还来得及。

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