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中心
适用于联众药械圈小程序,可发布和管理招商产品,查看代理申请等。
药直聘
适用于药直聘小程序,可发布和管理招聘职位,查看简历申请等。

联众药械圈 - 会员中心

切换账号密码登陆

联众药械圈 - 会员中心

切换手机验证码登陆

联众药直聘 - 会员中心

切换账号密码登陆

联众药直聘 - 会员中心

切换手机验证码登陆
“史上最难的一次集采”现场:寡头高价弃标,新规保护低价

时间:2023-01-12 11:23 │ 来源: 健识局 │ 阅读:1082

“一口牙一套房”的时代正式落幕。


1月11日中午12点半,口腔种植体系统省际联盟集采在四川成都开标。在第四开标室现场,健识局了解到,每家企业只能派一名代表入场,参与集采的各省医保局也需派人员见证唱标过程。


图片

口腔种植体系统省际集采现场

图源:健识局


“这是要直接弃标吗?”在持续约1小时的唱标过程中,几个高出“2380”的数字在现场引起了小幅骚动。


2380元,是本次省际联盟集采为所有竞标种植体产品统一设定的最高有效报价。健识局获悉,这一数字,由国家采集的国内种植体系统产品腰部价格数据得出,报价卡线或超出,意味着直接弃标。


首都医科大学国家医保研究院院长助理蒋昌松在现场告诉健识局:集采后种一颗牙的总价将降至1万元以内,整体降幅在50%左右。


“这是一个规范性的价格,不排除价格更贵的个性化需求存在。”蒋昌松强调。



寡头高价弃标,韩系、国产品牌更敢报低价


瑞士公司士卓曼和美国种植牙品牌邦美3i的两款钛合金种植体产品系统分别报出了3517元和3335元的总价,双双落选。


值得一提的是,在医疗机构报量阶段,士卓曼这款钛合金产品原本拿下了全场最大订单,联盟首年总需求量达到11.71万套。


但是,拿下需求量第一名的士卓曼弃标了。


也有国内企业选择“卡线”报价。常州百康特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的钛合金种植体产品系统位列A组,报价2380元一套,最终未能中选。根据采购文件,报量医疗机构对这款产品的首年需求量为15918套,在总需求量中排名前列。不过,该公司的一款四级纯钛产品系统以顺位第一名的成绩中标,报价630元,接近最高有效报价的1/4。


图片

口腔种植体系统省际集采拟中标结果

图源:健识局


健识局从多方了解到,疫情前,国内每年对种植体系统的需求总量可达400万套,疫情期间降至约300万套左右。据联采办,本次种植体系统集采的首年需求总量达到了287万套,占比达72%。


放弃集采,是否意味着痛失国内大部分市场?


事实上,是否积极参与集采,要看该产品在公立和民营市场中的具体铺货情况。集采卡死了公立医院的入院端口,但如果民营市场占比更高,弃标则是顺理成章的企业市场策略,“它要保民营。”一位企业人士向健识局解释。


以需求量第一的士卓曼为例,该公司的钛合金种植体产品系统选择弃标,同时也有一款四级纯钛产品系统以1855元的价格中标,相比此前在国内市场的最低价还降了约45%


士卓曼能够这样“自如”地应对集采,与其自身的市场地位有关。有行业人士对健识局表示,士卓曼内部孵化的5个种植牙品牌,全面覆盖四级纯钛和钛合金两类种植体产品系统的高、中、低端市场,总占比高达1/3,“是这个市场当之无愧的寡头”。


该人士透露,近两年新冠疫情导致整个种植牙市场萎缩,然而,士卓曼在国内的销售额仍然逆势上涨,“这确实是品牌的力量。”该人士感叹。


整体而言,中标产品报价从548元一套到1855元一套不等,多数企业报价集中在700元到1000元之间。



集采新规:对高价严格,对低价保护


一个小时的唱标结束的那一刻,多数企业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有企业对着手中的Excel表感慨:按照规则报价肯定是能入围,拿的量也不会差,就是没多少钱可赚了。


本次集采规则的核心,其实是一个公式。开标前,国家统计了各产品在市场上的最低采购价,形成一个“基准价”。该“基准价”与其同竞价单元内的最低基准价的比值,被称作“K值”。


报价前,每家企业的每款产品都会获得一个“K值”。按照采购规则,企业的报价首先不得超过基准价×(100%-√K×15%)。


在开标现场,有专家将“K值”称为本次口腔种植体系统的一大创新点。


图片

口腔种植体系统省际集采唱标现场

图源:健识局


此前,受收费方式、国内外品牌技术差异等因素影响,市场普遍认为种植体系统集采可能是史上最难的一场集采。如何让每一款产品都能合理降价、保留利润?


该专家称,通过K值公式计算,种植体系统集采能够实现“对高价严格、对低价保护”,每款产品都能拥有一个自己的降幅。


以四级纯钛竞价单元A组为例,前述百康特医疗的产品以742元的最低基准价成为该组的参考值,K值为1,在同组内最低。这就意味着,该产品只需要降价15%就可以了。相较之下,同组内基准价高达3373元的登士柏西诺德种植体系统,至少要降32%,才有资格入围。


据联采办公布的结果,按照此规则,集采前价格较高的士卓曼、登士柏、诺保科种植体系统,从原采购中位价的5000元降至1850元左右;奥齿泰、登腾种植体系统从原采购中位价1500元左右降至770元左右,“中选产品丰富,实现与临床需求的良好匹配”。


前述专家认为,本次种植体系统集采中,这些主流产品都被包括在内,能够确保在价格合理的情况下,患者依旧能够用到以前的常用品牌,“要对落地结果有自信,集采前和集采后的产品是一模一样的。”


这或许是种植体系统集采重要的成就之一。


按照采购文件,拟中选产品将按照顺位排名被划分为甲、乙两类,其中前60%获得甲类资格,直接影响企业最终获得的订单数量。甲类产品能够拿下医疗机构需求量的90%-100%不等,乙类只能拿到75%的份额。


不过,本次拟中选结果并未直接区分甲、乙类。有企业猜测:这并不意味着取消甲乙分类,可能是要另行通知。


健识局从现场了解到,种植牙费用综合治理结果将于今年3月下旬到4月中旬间落地。


种植牙控费只剩最后一步,整体费用降低一半


对“一口牙一套房”的种植牙领域进行价格整顿,一共需要几步?


第一步,是医疗服务费降价;

第二步,就是1月11日落幕的种植牙集采;


健识局从联采办处了解到,接下来,四川省医保局将率先开展牙冠竞价挂网,其他省份也会及时跟进联动四川的牙冠挂网价格——而这,就是第三步,也是价格整顿的最后一步。


这三步工作全部完成后,种一颗牙的整体费用有望降低50%左右。


1月10日,国家医保局旗下媒体“中国医疗保险”发文称,口腔种植体系统集采是“高值耗材集采从医保领域扩围到非医保领域的首次尝试”。有现场专家解释称,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不按照“医保报销”和“非医保报销”来划分,二者全在医保部门的职能范围之内。


以种植牙为例,过去,许多医疗机构都按打包价来收费,赚的都是种植牙材料和供应链的钱,患者对其中具体的收费情况并不了解。


这种信息不对称、规则不透明,导致同样的种植体在一个城市卖2000元,另一个城市可能卖到6000元。


此番种植牙价格整顿,规范了每一部分的收入,明确将费用分为医疗服务费、种植体耗材和牙冠三个部分,“规范性和合理性更强。”前述专家总结称。


很明显,种植牙产品只是首当其冲,其他消费医疗产品进入集采已是定局。


图片

口腔种植体系统省际集采现场等候区

图源:健识局


市场普遍认为,集采降价或将进一步带动种植牙市场放量。此前,据《种植牙行业深度报告》,2020年中国种植牙渗透率仅为每一万人25颗,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每万人100-200颗。本次,联采办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由于价格大幅下降,国内种植牙数量将在现有基础上出现明显的增长。


此外,本次集采中有众多国内品牌中选,在一定程度上“优化了种植牙耗材的供应结构,有利于国产种植体生产企业的销售和研发,最终将有利于国内患者享受到质优价宜的种植牙产品。”该负责人表示。


也有专家提醒,口腔问题很多都是逐步发展的,患者应该合理地进行接替治疗,不要因为价格便宜了就都想种牙,“不一定非要走到这最后一步”。


本次口腔种植体系统省际联盟集采包含四级纯钛和钛合金两类种植体产品系统,共39家企业拟中选,中选率达71%,平均降幅达55%。



评论区